上海期货交易所:标准仓单交易实现天天交易 日日交割
夏奇拉:我和皮克不像传统意义上的夫妻,各自忙于事业
最热文章
栏目热门
重庆主城最大的岛,曾建有重庆第一座机场,现投资10亿修复回归
随机新闻
您现在所处的位置: 振华新闻>健康养生>「金沙手机网投老品牌值得信」2017高考作文指导:材料作文的“核心写作”方法
内容中心

「金沙手机网投老品牌值得信」2017高考作文指导:材料作文的“核心写作”方法

阅读量: 3728 时间:2020-01-11 09:53:48

  

「金沙手机网投老品牌值得信」2017高考作文指导:材料作文的“核心写作”方法

金沙手机网投老品牌值得信,【原题呈现】阅读下列材料,按要求作文。

1985年陆步轩以西安市长安区文科状元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,被誉为“北大才子”。毕业后在西安,以“眼镜肉店老板”的身份闻名。2003年,国内许多媒体相继以《北大毕业生长安卖肉》为题报道了陆步轩的现状,“陆步轩现象”引起了人们对就业观念、人才标准、社会分配等众多问题的深刻反思。随后,陆步轩被当地政府“安排”进了西安市长安区档案局从事地方志工作。2013年4月受邀回母校演讲时说,“我给母校丢了脸、抹了黑,我是反面教材”。2016年9月,陆步轩辞去公职,再执屠刀,与另一位北大校友合作,在网上再次卖起了猪肉。当然,也再次引发了关于人才的讨论。在某网站针对陆步轩重执“屠刀”的新闻跟帖后面,参与者达5万多人,留言近两千条,有人惋惜他不该退出体制,也有人质疑国家白培养了人才。

要求:选准角度,明确立意,自选文体,自拟标题;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义的范围作文,不要套作,不得抄袭。

【网文欣赏】

只要不贩卖灵魂,北大才子爱卖啥卖啥

离开北大,只要不违法犯罪,不贩卖灵魂,爱卖啥卖啥,人们实在不必大惊小怪,或者殊为惋惜。

说起北大毕业生陆步轩,几乎无人不知。这个在西安街头卖肉谋生的北大毕业生,颠覆了人们对“北大才子”的传统印象,他的故事在2003年经媒体首次报道之后,几乎家喻户晓,甚至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场关于人才话题的大讨论。在这之后,陆步轩被安排进了西安市长安区档案局从事地方志工作。

做公务员的12年,他将之前卖猪肉攒下的200万家底全“赔”了进去。如今,陆步轩再执屠刀,辞去公职,与另一位北大校友合作,在网上再次卖起了猪肉。当然,也再次引发了关于人才的讨论。在某网站针对陆步轩重执“屠刀”的新闻跟帖后面,参与者达5万多人,留言近两千条,有人惋惜他不该退出体制,也有人质疑国家白培养了人才。

说实话,从陆步轩自己的态度来看,这些年,他的观念也在逐步转变。陆步轩曾经认为卖猪肉是丢人的事,称“自己给母校抹了黑”。如今,陆步轩则认为这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。从当初欲进体制而不得,迫于生计不得不卖猪肉,到今天主动辞职再当“屠夫”。这说明,他对从事这个职业已经没啥“耻感”。

事实上,对卖猪肉本就不该有“耻感”,能成为教授、金领固然好,单纯卖猪肉收获一份富裕的生活养家糊口,亦不丢人。有的人可能是因为性格原因、个人际遇,也有的人可能就是喜欢某个行业,从名校毕业之后沉入市井,成为普通的贩夫走卒、引车卖浆者。可只要是凭借勤恳的双手精耕细作、凭借聪明的头脑合法经营,何耻之有?揆诸现实,在反腐风暴中已有不少曾经被名校引以为傲的才子们锒铛入狱。比起陆步轩们,这些人才该赧然。

人们对名校毕业生,往往喜欢贴标签。似乎名校出来的都是才子,而名校才子们也都应该西装革履地从事高端职业,这其实是对职业平等的一种误解。走进北大,只代表这个娃娃在高中书读得不错;走出北大,也不意味着就必须成为顶层精英。无论什么社会,站在金字塔尖的人就那么多,对那些站不上塔尖的人,理应多些包容。事实上,大学教育跟职业选择并不必然挂钩。

其实,离开了大学,只要不违法犯罪,不贩卖灵魂,爱卖啥卖啥,人们实在不必大惊小怪,或者殊为惋惜。对个人的职业选择更加尊重,即使这个社会少了一些专家学者,但多几个愉快的屠夫、快乐的快递小哥,也没啥不好。

【核心提炼】“耻感”

【核心改写】

没有了“耻感”会怎样?

当以“北大屠夫”来称谓陆步轩时,我读出这个标签“耻辱”的意味。(以接近核心词语的判断引出材料,要比直接引用材料好。)陆步轩本人在最初的自我评价里带着一种深深“耻感”,他受邀回母校演讲时说“我给母校丢了脸”。后来,这种“耻感”成为一种社会压力,深深影响着地方政府,所以才有了被安排成为公务员之举。但是,当今天的陆步轩辞去公职再执屠刀时,我却读不出这种“耻感”的存在。从耻到“不耻”,我觉得对陆步轩本人而言,是一种进步,如果社会上对这类事情少那么一些耻感,那是更大的进步。(带着“核心词语”或“核心意思”叙述材料,并提出自己的观点。)

事实上,对卖猪肉本就不该有“耻感”。(确定文章分析的“核心”认识基础)能成为教授、金领固然好,单纯卖猪肉收获一份富裕的生活养家糊口,亦不丢人。有的人可能是因为性格原因、个人际遇,也有的人可能就是喜欢某个行业,从名校毕业之后沉入市井,成为普通的贩夫走卒、引车卖浆者。可只要是凭借勤恳的双手精耕细作、凭借聪明的头脑合法经营,何耻之有?揆诸现实,在反腐风暴中已有不少曾经被名校引以为傲的才子们锒铛入狱。比起陆步轩们,这些人才该赧然。(有具体分析,有对比分析,说得很在理。)

“耻感”的存在往往与我们身上的标签有关。(分析耻感存在的原因,仍是围绕核心词语分析)出身、收入、学历等等均可能成为我们的标签。当然,标签的背后,是有着实质内容的,就如这陆步轩,北大毕业生当然有别的不知名的大学所没有的东西,有人开玩笑,北大的校猫也有着北大特有的“范儿”,但是,人的职业或成就要想与你的标签完全匹配,并不是有了这个“标签”就天然生成了。如果你的处境、成就没有达到世俗中人们对这个标签的期望度,“耻感”就很容易产生。

标签下的“耻感”更多的是一种他人的眼光。(分析“耻感”的实质。)存在人们对名校毕业生,往往喜欢贴标签。似乎名校出来的都是才子,而名校才子们也都应该西装革履地从事高端职业,这其实是对职业平等的一种误解。走进北大,只代表这个娃娃在高中书读得不错;走出北大,也不意味着就必须成为顶层精英。无论什么社会,站在金字塔尖的人就那么多,对那些站不上塔尖的人,理应多些包容。事实上,大学教育跟职业选择并不必然挂钩。

“耻感”的存在最大的伤害是自己。(分析“耻感”的后果。)一个人,处境与标签相去甚远时,别人可能会产生“理解式同情”,但是,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。最重要的是,如果你在这种“耻感”的阴影下生存,“耻感”成为你日思夜想的“感觉核心”,那么,你的生活的味道多的是苦涩,虽然你的生活并没有那么糟糕,从陆步轩选择“再执屠刀”而放弃公务员的“标签”,就可以想见。

其实,人没有必要靠标签活着。(一个“其实”,引出建议,虽有些鸡汤味,却也能自圆其说。)离开了大学,只要不违法犯罪,不贩卖灵魂,爱卖啥卖啥,人们实在不必大惊小怪,或者殊为惋惜。对个人的职业选择更加尊重,即使这个社会少了一些专家学者,但多几个愉快的屠夫、快乐的快递小哥,也没啥不好。

让“乐感”替代“耻感”,挺好!(最后再点出观点。)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gtntix.com 振华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