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>网站首页 > 邮箱 > 正文

大IP影视剧多遭差评 高价囤积的IP变成烫手山芋
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来源:互联网    编辑:匿名  

跟风终失灵,版权砸在手里

北青报记者了解到,自杀的一家人于31日凌晨3点进入洪观服务区,进入服务区后将车子停得比较偏远且一直未熄火,随后在车上实施自杀行为。三人中的生还者刘某某昨天已转往永州市医院进行治疗。

事实上,不少影视公司在购买IP时,往往获得的只是5年至8年可进行影视化、游戏化改编的授权,若无法在授权期内进行影视化的二次创作,就相当于白白浪费了当初购买IP的钱。2016年,欢瑞世纪借壳星美联合上市时,曾公布了其IP储备情况,总计花费4500万元储存了27个IP的改编权。两年过去了,欢瑞世纪仍有21个IP尚未开发,包括《画壁》《吉祥纹莲花楼》等在内的7个IP,版权已经过期,版权授权费价值850余万元。《古剑奇谭:琴心剑魄》的改编权也将于明年1月9日过期,而该IP至今尚未公布进入影视化流程。

周祥辉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池文对他的数条指控均不实,称“他都被拘留了,(举报内容)怎么会是真实的呢”。对于举报信的具体内容,周祥辉以“已交由组织调查”为由不予置评。

随着以优酷、腾讯、爱奇艺为代表的视频平台在行业内话语权的提升,“IP+流量明星=爆款”的模式一度成为影视剧成功的标准模板,影视行业也因此吸引了大量资本。伴随着这一简单粗暴的模式在今年“失灵”,三大视频网站平台的购剧数量也直线下降。慈文传媒副总裁赵斌透露,有的视频网站已经砍掉了一半的采购计划,导致排在生产线后续的剧被迫中止拍摄。

今年由网文大IP改编的电视剧《斗破苍穹》,播出后的反响并不如预期,也波及了不少同类IP的影视化改编。

越是在潮水退去的时候,越可以看到谁在裸泳。近两年,随着《花千骨》《琅琊榜》等由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大火,许多影视公司都陷入了IP(英文“intellectualproperty”的简称,即知识产权,在影视行业以网络小说居多)即将抢空,再晚就买不到了的恐慌,大IP因此成了影视行业的热词。

是的,前面所言的失衡,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基层党组织涣散。

这里收藏了宋代茶具建窑兔毫斑茶盏,明代时大彬刻款的印包方壶和玉兰花六瓣紫砂壶,还有一套完整的清朝康熙年间的五彩十二花神杯,非常珍贵。

“土耳其政府允许企业在研发活动中产生的经费可以按照1:2来抵税,这是非常大的税收支持。”普华永道税务服务部的总监袁伟进一步指出,如果研发中心规模超过500人,则还会有额外优惠。

不过,今年已经播出的IP剧,大多数遭到差评,并未得到预期的市场反馈。而在影视行业经历寒冬的当下,不少影视公司曾经引以为傲的IP储备,因为影视化改编困难、没钱投资、没人制作、难以播出等原因,已经逐渐成为消耗影视公司资金、难以变现的不良资产。

现在有少部分人反对中国政府抵制美国施压,其实他们中的骨干力量才是在维护自己的集团利益。这些人包括已经拥有美国或者西方国家护照、但事业的基础仍在中国的人,或者与美国和西方国家有紧密利益联系的中国公民,还有部分对中国政治体制有严重抵触情绪的人。他们在中国社会、特别是在知识分子群体中有一定影响。他们很愿意中国全面向美屈服,由美国“改造中国”,那样更符合他们的利益。即使这会损害中国的长远利益,甚至对中国造成某种长远的伤害,他们并不在乎。

在前几年的IP“囤积潮”中,市面上充斥着大量“假IP”,在资本的裹挟下,这些作品也被不少影视公司买下,如今自然更加难以进行影视化拍摄。有业内人士透露,小说平台或是原著作者,甚至是购买IP的影视公司为了提升版权价值,会以买热搜和病毒营销的方式人为捧红一个IP,而这类IP并不具备粉丝基础和开发价值,最终必然沦为不良资产。对此,赵斌的看法是,大多数囤积IP砸在手里的公司,都是近两三年进入影视行业的新秀,“携资本而来,伴资本而退”。

5月2日,界面新闻就此事向步长制药副总裁、董事会秘书蒲晓平进行求证,蒲晓平回应称正在研究这件事,他表示步长制药“是一家正常经营的公司,大股东和我们关联性不是很强的,上交所还没有问询我们,一切以公告为准”。

读览天下

特别提醒: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